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女大学生兼职参加婚礼年入3万,揭秘伴郎伴娘租赁生意经

2022-11-30 06:58:50 2183

摘要:伴郎伴娘也能出租女大学生兼职当伴娘年入3万元在二手交易平台和社交软件上搜索“出租伴娘”“出租伴郎”,记者搜到了大量个人或工作室发布的伴郎伴娘出租服务,一些准备结婚的准新人在评论中留言咨询。单次租赁伴娘伴郎的价位在200-1000元不等,按照...

伴郎伴娘也能出租

女大学生兼职当伴娘年入3万元

在二手交易平台和社交软件上搜索“出租伴娘”“出租伴郎”,记者搜到了大量个人或工作室发布的伴郎伴娘出租服务,一些准备结婚的准新人在评论中留言咨询。单次租赁伴娘伴郎的价位在200-1000元不等,按照租赁时长、婚礼所在地的不同而略有差别。

张华(化名)不久前举办婚礼,就选择了租伴娘,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他告诉南都记者,妻子的亲友多在外地市,疫情防控期间好友不方便走动,且婚嫁年龄偏晚,身边单身女性朋友也不多。在听说可以租赁职业伴郎伴娘后,他和妻子欣然决定,租了几位经验丰富的伴娘,婚礼得以顺利举行。

张华认为,租赁伴娘既能帮助新人办好婚礼,又解决了不想到处找人的烦恼。“年轻一辈会比较容易接受这种服务,以后如果身边朋友有需要,我会向他们介绍这种服务的。”

谢宇科是一名大四学生,面容姣好、性格开朗的她在一年里“出租”自己40余次,前往全国各地参加婚礼担任伴娘,一共获得了近3万元的报酬。

大三时,谢宇科在网上看到出租伴娘的广告,觉得自己也可以试一试。“想着可以见证幸福,又能赚钱,就去兼职伴娘了。”她说,“我当时发布的广告里包括自己的身高、体重和年龄,注明自己能为新人提供哪些服务,也强调不接受挡酒和婚闹。”第一次担任伴娘就获得了2600元的报酬,这让本就热爱出游的她乐在其中。

多次做伴娘的经验,让谢宇科总结出一套心得:“(做职业伴娘)未婚是必然条件,身高在1.53米-1.73米之间是比较合适的;性格要活泼开朗,善于沟通,不抢新人风头,如果有婚礼经验是最好的;除此以外,有些新娘还会要求会本地方言或者某一方面的才艺,甚至会有属相的要求。”

谢宇科(右)和朋友在担任兼职伴娘。

租伴娘比租伴郎更受欢迎

有人兼职伴郎伴娘是为了赚零花钱,也有人是为了体验婚礼和当伴娘的感觉。

朱亚丽刚成为兼职伴娘一个多月,在五月婚礼旺季里,她已经担任过9次伴娘。“获得收入是吸引我的一方面。在婚礼上看到别人的爱情那么美好,我真的会很感动,主持人在台上说,我就在后面和新娘一起哭。”

朱亚丽告诉记者,当伴娘最重要的是细心,要细心发现新娘的情绪变化,细心观察新娘是否需要帮助,同时也要对外保密自己的身份,通常会对外声称自己是新娘的朋友或同事。为了保障双方的利益和安全,朱亚丽每次接单前都会和新人签一份书面协议,明确双方的权益和义务。

虽然婚礼上伴郎伴娘都不可或缺,但租赁伴郎的需求量则要少很多。谢宇科正在运营一个职业伴娘团,她告诉记者,“根据我们的业务统计,租赁伴郎的占比大约7%”。而某二手平台2021年5月发布的“出租伴娘”交易数据也显示,出租伴郎成交量远低于出租伴娘。

接亲现场的伴娘。

22岁的小尹是谢宇科的男朋友,在小谢的带动以及自己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跟着女友参加过两次婚礼,把自己“出租”出去。身高178、体态匀称的他在婚礼上得到了客户的好评。“我们和新人就像是新朋友一样,不会很尴尬。新人家长也认为我们比较专业,比较放心。”

不过,从事伴郎伴娘出租服务也存在风险。朱亚丽告诉记者,虽然每次接单前会跟客户强调不接受婚闹,但有时也避免不了有些不怀好意的触碰。“我本身其实对异性的触碰是有些抗拒的,但有一次婚礼上别人的接近让我很不舒服,我当时用眼神表示抗拒和愤怒,因为还在录像,也不能让新娘难堪,我就没声张。”

伴郎伴娘租赁平台悄然兴起

除了个人兼职以外,专门从事伴郎伴娘租赁的公司也正在逐渐兴起。

多次担任“兼职伴娘”的经历让谢宇科嗅到了商机,她在2022年2月正式成立了一家公司,搭建覆盖全国的伴娘伴郎租赁平台,为更多新人服务的同时也提供更多灵活就业的岗位。目前她的公司拥有近4万多名伴郎伴娘资源,但都是兼职,双方以入驻平台、介绍订单的方式开展合作。

作为伴娘伴郎的租赁平台,谢宇科设计了一套招募标准:首先要满足基本身高体重要求,并且完成实名认证;接着平台根据入驻者的经验将其分为初级、中级和高级,初级伴郎伴娘只需通过基础培训便可接单,中级和高级的伴郎伴娘除了要经过培训,还需要通过考核才能接单,考核内容一般以能否独立主持接亲游戏、临场应变能力等为主,不同等级的伴娘出租价位也不一样,高的价格达到上千元。

重庆的胡先生也选择了伴娘伴郎租聘为创业方向,其创设的公司正在运营一个伴娘伴郎租聘平台。他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平台已入驻兼职或全职伴娘伴郎10万人。

“目前租赁伴娘伴郎的需求一直在增长。”胡先生认为,这一新兴行业增长的同时也存在一些痛点,“一部分同行的宣传会有夸大嫌疑,比如说自己做兼职伴娘月入十万,以我们的从业经历看,没有出现过。我们提供的伴娘服务都是300-500元/人,这也是大众能够接受的消费。”

新郎和伴郎在接亲现场。

专家:伴郎伴娘租赁市场应逐步完善

广东启源律师事务所律师、广州市总工会律师团律师杨满玉认为,随着时代、社会的发展,人的需求越发呈现多样化,“有租借伴郎伴娘的需求,自然会有提供服务的市场,那么有市场就应该规范。”

杨满玉建议,各方在租借伴郎伴娘前,应及时签订协议,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写明提供服务的报酬以及对突发事件的处理方案,最大程度上规避风险,如果双方是通过像职业伴娘团这样的第三方建立的合作关系,那么协议可由第三方提供。此外,租赁双方与平台应该秉持诚实信用的原则,真诚为办好婚礼而出力,拒绝劝酒、婚闹等不文明的风俗。

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副教授朱爱东认为,中国古代婚俗文化更强调“六礼”,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并没有具体的“伴娘”“伴郎”角色,只有部分地区的婚俗有类似“伴娘”的角色。现代婚礼中的伴娘和伴郎,更多是西式婚礼传入后出现的,主要起到新人的情感陪伴,以及为婚礼烘托气氛的作用。

在朱爱东看来,租借伴娘伴郎是国内婚俗文化在社会变迁加速以及多元文化冲击混合下出现的一种新现象,背后有着多种原因。“比如人们流动性很高,想找亲友担任客观上有难度。又比如婚庆市场的发展,使得婚礼的仪式性、展演性、娱乐性得到加强,租借伴郎伴娘的需求也随之增加。”

朱爱东认为,目前租赁伴郎伴娘正在成为一种新的社会现象,“从业者的资质如何、服务条款怎样约定等等,值得各方关注讨论,引导它不断完善。”

采写:南都记者 魏志鑫 陈杰生 实习生 陈佳琪

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